却说年关将至,家家户户忙着置办年货,大郎的炊饼也是卖的格外的好。大郎和金莲每天早起蒸好炊饼,挑到街上叫卖,不大功夫就早早卖完。这天,大郎又早早卖完炊饼,正要往回走,远远看见一群人站在城墙根,交头接耳,吵吵嚷嚷。走近看时,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朗声宣读墙上告示:近日景阳冈上大虫出没,异常凶猛,已经祸害六七八九口人命,为防更多百姓遭遇虎害,人在外地者,不得返乡!如有恶意返乡者,即便躲过虎害,也要先行拘役,再行罚款……再一打听,原来前阵子,景阳冈上闹虎患,短短几天,那吊额大虫连伤几条人命,阳谷县令召集猎手猎杀大虫,无奈那大虫凶猛且刁,猎手奈何不得,几天下来又有几人命丧虎口,令百姓谈之色变。东平府府尹

说是年关将至,家家户户都忙着置办年货,大郎的炊事也格外畅销。 大郎和金莲每天早起做饭,上街挑着卖,没花功夫就早早卖完了。

50da81cb39dbb6fd51b773347bc56811962b371a.jpeg@f_auto?token=cd989df1babb0ac56d58a30d85747fbb天,大郎又早早地把炊事面包卖完,正要回去。 从远处看到了站在城墙根,抱着头吵闹的人们。 走近一看,有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在墙上朗读贴纸。 近日,景阳冈有大虫出没,来势汹汹,已危及六七八九条人命,为防止更多人遭虎害,有人在外者不得返乡! 如果有人恶意返乡,即使逃虎害,也会先收押、罚款……

再问一遍,前不久,景阳冈出现老虎灾害,才几天,那只额头上的大虫就伤了几条人命。 阳谷县令召集猎人猎大虫,无奈那大虫凶猛狡诈,猎人无可奈何,几天又有几人失虎口,百姓说话的脸色都变了。 东平府尹大人听到此事,想让县令负责打虎,百姓遭殃,县令无能为力,于是将此告示揭下。

在听着,大郎暗自担心。 在这样的情景下,我的兄弟怎么能回去和我的夫妇团聚呢? 不能说那个大虫这么厉害,说是拘役要罚款,也受不了。

考虑了一会儿,回到家也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。 金莲看到大郎没精神,没有生气。 “奴才欠五百块钱,还是走着碰鬼? 你脸色这么差吗? ”大郎听了,放松了一下,马上赔笑道。 “休夫人必须误解。 我担心我的兄弟是怎么回到家乡和你我在一起的。 我不想无视淑女。” 然后说了如何在街上看到县政府的告示。 是的……

金莲听了,不关自己的事,只是误会。 马上把愤怒变成了喜悦,安慰了大郎。 又喃喃地对大郎说。 “正如告示所示,不能回别的地方。 经由本县又回不去。 如果你收拾好自己的房间,开一家客栈,白天卖煮饭酒,饭后烧茶,晚上留客人住尖尖的,一定会赚钱的。”

只想着心事的大郎,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。 听了金莲的话,恍然大悟。 “没想到女人像天仙一样美丽,有很多赚钱的好手段! ”我没能自豪地说。

“有点,”他阴沉地笑了笑,然后问道:“那么,据新娘说,这家旅馆叫什么名字好呢?”

金莲咧嘴一笑,“你不是说告示上有‘恶意返乡’吗? 据我了解,我们旅馆的名字叫“恶意回乡旅馆”。 总之,我们在做这些回不了家乡的外国人的生意”。

大郎马上附和道。 “非常好。 旅馆建成后,注册商标,妥善处理。 今后可能是百年老店。 ”又傻傻地笑了笑“有点”。

金莲这时对大郎说:“别高兴得太早。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。 他警告说:“奉行大人到时候控告我们恶意抢注商标,侵犯了他原来的著作权,对你说这个,你也不明白。”

大郎笑得僵硬了,慌忙问道:“这,怎么办?”

金莲哈哈大笑。 “我已经很小心了”。 对了……对了……我在找来日本,收拾面包车,帮我做牌匾的人。 越快越好……”

几天后,大郎家灯火通明,人头攒动,“恶意返乡客栈”开业大吉。 奉行大人亲临现场,在牌匾上写字,表彰大郎和金莲配合县政府工作。 是老百姓的典范……

这时,金莲正得意地对大郎说:“不会被奉行大人恶意抢注商标,也不会被追究侵犯著作权的问题,可以蹭到奉行大人的名声和流量。”

大郎钦佩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!

关于作者: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